二二八人權影展:并.控制(含映後座談)

 發佈日期:2018-02-06
活動時間:2018年2月24日(六)下午2:00~4:00
活動地點: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一樓 展演廳/台北市中正區南海路54號
映後座談主講人:李惠仁導演/「不能戳的秘密」與「蘋果的滋味」紀錄片導演
語言:華語、台語
主辦單位: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入場方式:自由入座.座位額滿為止
將活動加入你的Google日曆

美國一位「創造性思考」作者Michael Michalko 虛構了一個「五隻猴子和香蕉」的實驗;他說,心理學家把猴子關在籠子裡,只要任何一隻猴子去拿香蕉,大家就會被噴水懲罰。新來的猴子不明究理,看到香蕉就去抓,結果被圍毆。

雖然我們無從證明真實世界的猴子,面對實驗的時候會有怎樣的反應?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台灣和香港目前的處境,已經跟虛構的猴子一模一樣;北京對中港台的控制越來越嚴密,越來越多人習慣被控制,也開始控制別人,這是最大的悲哀。不想玩這套控制遊戲的人,怎麼辦?

本片拍攝中港台三地「被控制」的個案與手段,個案「反控制」的努力,揭示中港台正遭受的控制三部曲 : 被控制 – 互相控制 – 自我控制(自我審查),藉由影片期許置身其中的我們都能認清局勢、警醒自己 、力破重圍。


「導演,我們想跟你聊一聊,是不是有合作拍片的機會?」

「嗯,為什麼會找我?然後,要合作什麼類型的影片?」

「不瞞你說,我們之前已經先找過兩位台灣導演,希望能合作拍攝『反共』的紀錄片,但,不約而同,他們都問了同樣的問題」。

「問什麼問題?我很好奇耶!」

「他們問說:如果我拍攝『反共』影片,會不會影響我去大陸發展...?」

「哈哈,結果你怎麼說?」

「我跟他們說:沒辦法保證耶...」

「嗯,的確有些人會擔憂得罪對岸。」

「所以,我們經過朋友介紹、聽完你在頒獎典禮的發言,就來找你了...」

於是,兩個月後,《并:控制》這部影片的企劃,出爐了。「并」是什麼呢?「并」的讀音跟「病」相同,也跟「併」一樣。另外,你把「并」反過來,他就變成「共」。這部片,我們要講的就是中國對台灣和香港無所不在的控制,而為什麼要談香港呢?因為香港的遭遇就是台灣的一面鏡子。

2012年7月1日,為了慶祝主權移交15年,香港政府大放煙火,我的香港朋友拍了一張「中指照」上傳臉書後,瞬間被瘋傳,因為,「回歸15年」香港的自由、法治節節倒退。

2014年9月26日,憤怒的香港人走上了街頭,訴求「我要真普選」,同時佔領了金鐘、灣仔、銅鑼灣、旺角及尖沙嘴,這場歷時將近三個月的「雨傘運動」引起了全世界的矚目,兩年後的立法會選舉,香港泛民及本土派一共取得19席議員,同時保有關鍵的「否決權」。這場選舉,乍看下,香港民主似乎邁進了一步;但是,背後控制香港的黑手自然不會輕易縮手,沒有多久,中國人大常委會動用「釋法權」,一句「宣誓不莊重」就立即把不喜歡的立法會議員通通解除職務,香港的民主之路岌岌可危。

香港如此,那台灣呢?

時間回到去年7月15日,台北電影節頒獎典禮的前一天。在「有心人」的操弄之下,演員戴立忍被以「政治立場表態模糊」為由,遭中國電影《沒有別的愛》劇組換角,戴立忍被迫發表聲明說;隔天在台北電影節的頒獎典禮會場,卻是很「心痛」。因為,當天的明星藝人,在前台,沒人聲援戴立忍;在後台,則是聽到「戴立忍」三個字,就傻笑快速離去。

是什麼樣的原因,讓這麼多人不敢評論「戴立忍」?說穿了,就是恐懼。恐懼害怕被做記號、被「過氣藝人」檢舉、害怕不能到對岸發展,害怕東、害怕西。於是,用一千多顆飛彈對準我們的惡鄰居,不可以跟他唱反調,爭先恐後呼應『中國一「點」都不能少』成了一個重要的「潛規則」,紅線,絕對不能踩。

2017年,台灣,「二二八事件」滿七十週年,台灣解除戒嚴三十週年;然而,當我們的民主前輩犧牲生命、奉獻青春,掙來了言論自由、拒絕了審思想查之後。我不懂,什麼樣的理由非得要把「小警總」再度放在心中?

這部電影,考驗觀眾的觀察力、衝擊我們的良知、挑戰所們的正義感。觀影後,如果我們能進一步反省自己的感受,將會對自己有更深的了解。

《并:控制》導演李惠仁


觀影注意事項

為維護觀賞品質,以下觀影注意事項,敬請配合:

  • 本館展演廳非電影院,人權影片放映亦係教育推廣,非屬商業營利性質,故有關本館展演廳放映環境,請多多包涵。
  • 影片播映期間禁止錄音、錄影與拍照,以免觸法,另全館禁止飲食。
  • 14:00開始放映,12:00開放排隊,13:30開放進場,為維繫觀影品質,14:10後不開放進場。
  • 自由入座,任意選擇座位,不得替他人佔位。現場安排135個座位,額滿為止。
  • 電影放映時,手機請關靜音,以維繫觀影品質;另禁止大聲喧嘩,影響他人。
  • 本片為華語、台語發音,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