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展90系列講座之三:台展與「台灣美術」的形成—「地方色」的同床異夢

 發佈日期:2017-10-25
活動時間:2017年11月4日(六) 下午2:00~5:00
活動地點: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三樓 藝文空間/台北市中正區南海路54號
主講人:邱函妮/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邱函妮助理教授
主辦單位: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協辦單位:社團法人台北市台灣綜合政策協進會

台展,全名為「台灣美術展覽會」,是台灣第一個大型的美術展覽會,自1927年至1936年共舉辦10屆,我們所熟知的郭雪湖、陳進、林玉山等日治時期重要畫家,就是在台展中大放異彩。

日治時期台灣最重要的美術制度是台展(1927~1936)與府展(1938~1943),前者以「地方色(local color)」為展覽會的方針。當時的文教局長石田英彥,於第一屆台展前即著文提及:「為島民提供嗜好與鼓吹其興趣」,因此在台展中可見到許多採取台灣獨特風物為主題的畫作。然而,在表現台灣特色的這項展覽會方針底下所產生的作品,難道只是為了回應殖民政府文化統治政策而產生嗎?本演講將透過幾件台展入選作品,來探討作為被統治者的台灣人,在參與「美術」制度時所隱藏的複雜與糾葛的心境。






活動紀錄
台展90系列講座之三: 台展與「台灣美術」的形成—「地方色」的同床異夢

地點: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三樓藝文空間
時間:2017年11月04日 下午2:00~4:400
主講人:邱函妮博士/國立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助理教授

11月4日台展90系列講座第三場,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三樓的藝文空間舉行,在前身為台灣教育會館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辦台展90講座,著實別具意義;台灣教育會館於1931年落成,在當時,美術界一年一度的盛事——台灣美術展覽會(簡稱「台展」),從1931年第五回起至1936年第十回皆於此舉辦,於此舉辦台展90系列講座,細細品味當時畫作之美及意涵,別有穿越時空之感。主講者邱函妮博士(國立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助理教授),以帶著興奮的口吻來開場白:「能在這裏辦台展講座實在是非常有意義,今天說什麼一定要來」,也因此,這次活動吸引不少對台灣近代美術史相當有興趣的民眾前來聆聽。

講者先由「美術」的概念談起,日本明治時期前半以富國與殖產興業等等需求,移植了歐洲的「美術」概念;明治20(1887)年左右,「美術」從原本的經濟目的轉向為塑造近代國家意識形態之重要制度與表徵,建立了各種美術制度,如美術學校、美術館、美術展覽會等。1907年文部省美術展覽會開辦,為日本官方展覽會之先聲。留學日本的台灣藝術家,多以入選官展為目標。

日治時期的台灣,移植了由殖民者官方所主導,具有強烈政治意涵的「美術」概念與制度,如公學校圖畫教育及美術展覽會。台灣美術展覽會(簡稱台展)開辦於1927年(1937年停辦)。1938年主管機關由台灣教育會轉變為台灣總督府文教局,簡稱府展,1943年為最後一回。台府展是以日本官展為典範,從審查制度到部門設立,都參照日本官方展覽的形式,連背後的意識形態也一併複製過來;不過,擔任第二回與第三回台展審查員的松林桂月提倡發展鄉土藝術,此後在總督府同化政策下強調「日台融合」的文化政策下,所謂表現台灣的「地方色(ローカル・カラー,local colour)」以及創造台灣獨特鄉土藝術的方針,便逐漸確立。

作為台展方針的表現「地方色」,意旨採用台灣當地的特殊主題,以創造出具有獨特性的「台灣美術」為目的;統治者希望藉由台展的舉辦,獎勵並創造出根著此地,並具有「日台融合」特色的新鄉土藝術。但對於台灣藝術家而言,這個目標卻集結了他們的共同體意識,凝聚了一起創造「台灣美術」的理想。

接下來講者以兩幅作品說明表現「地方色」的台展入選畫作。首先詳細剖析郭雪湖《南街殷賑》,本作入選1930年第四回台展東洋畫部,並獲台展賞;《南街殷賑》取材自郭雪湖住家附近的大稻埕南街(現在的迪化街南段),畫中呈現了中元時節人潮摩肩擦踵、商家生意興隆之盛況,但與實景比較,就能發現出郭雪湖在畫作上巧妙的安排;畫面中招牌描繪大甲帽子、原住民形象與工藝品圖案、竹工藝品,鳳梨、香蕉等水果,巧妙地融入了「地方色」的元素,然而也描繪了象徵現代都市的各種要素,如電燈、高樓等。同時,畫中同時描繪台灣中元及日本中元,巧妙地將台日文化間的差異一體化,並呼應了台展「日台融合」的方針,然而,畫中也可見到郭雪湖將多方衝突的觀點融合在一個畫面中的嘗試,《南街殷賑》可說是將家鄉轉換為融合了現代與南國的形象表徵,並將他者視線中的自我形象作為認同的起點。

接下來講者介紹陳植棋1930年的《真人廟》(入選第四回台展,並獲西洋畫部的特選),這幅畫也是取材自大稻埕,描繪位於建成町的廟宇「真人廟」。講者由這幅畫作帶出1920年代以後風起雲湧的台灣民族運動。本件作品的主題,乍看之下是符合台展「地方色」方針,然而其隱藏的意涵卻是在畫面之外。與本件作品描繪的同一年,台灣民眾黨本部建築落成,位置即是在真人廟旁。因此,陳植棋描繪真人廟,應是與台灣民眾黨有關。陳植棋年輕時深受台灣民族運動的影響,《真人廟》的主題,不僅是作為台灣人反殖民抗爭的象徵符號,也表明了台灣人有意追求自我定義的主體性。講演中,講者特別播放了《台灣議會設置請願歌》,了解到當時台灣人不僅在政治上追求平等的心願,也說明了台灣民族主義運動者對於開創台灣新文化的理想與熱情,而美術就是創造新文化的一個重要環節。

延伸閱讀:「美術街角」台北市建成町1丁目244番地—陳植棋《真人廟》(1930年)(上篇)、(下篇)

https://goo.gl/WxPTL1

https://goo.gl/janSdy

講者進一步表示,台灣美術展覽會的「地方色」方針中,卻隱含了矛盾性。畫家們也藉由畫作來表達對於同化政策的不滿;例如,出身於日本宮崎縣、長期擔任台府展西洋畫部審查員的畫家鹽月桃甫,在1932年的台展中提出《母》這件描繪霧社事件的作品,表示對殖民政府理蕃政策的強烈抗議,並揭示「日台融合」的同化政策當中,隱含了對於被統治者的壓迫。另一例是1936年陳澄波的《岡》,畫作背景為曾經引起「問題」的淡水中學校舍,而所謂的「問題」,出自於基督教之教義與日本統治的「國體觀念」相違背。對於當時引發輿論批評,並遭總督府強力介入而交出經營權的淡水中學,陳澄波將其作為場所的精神中心來描繪,可說是以畫作表達對總督府政策的間接抗議。

最後,講者總結提及,「台灣美術」之所以形成與發生,雖然與統治者對殖民地施加文明化的政策有關,但不可忽略被統治者的主動參與,以及他們所面臨到的困境。台展當局表現「地方色」的展覽會方針,雖意在創造「日台融合」的新鄉土藝術。然而,對台灣人而言,表面上雖然目標一致,然而卻能凝聚共同體意識,其中可見到民族意識的顯露,進一步促使了台灣美術的主體性形成。台灣人藝術家將自我認同與台灣相聯繫,產生了故鄉意識,這些顯露故鄉意識的作品,可以說是徘徊在現代性與地方色、故鄉與異鄉、自我與他者等各種交錯視線下所形成的。

演講的最後,講者播放1929年由蔡培火作詞曲、1934年林氏好演唱的《咱臺灣》,透過歌詞可理解當時台灣人共同體意識的精神所在。

 

延伸閱讀:

《台灣議會設置請願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GTJW_Nd-W8

世界和平新紀元,歐風美雨、思想波瀾、自由平等、重人權,警鐘敲動、強暴推翻、人類莫相殘,慶同歡,看、看、看、美麗台灣,看、看、看、崇高玉山。

日華親善念在茲,民情壅塞、內外不知、孤懸千里、遠西陲,百般施設、民意為基、議會設置宜,政無私,嘻、嘻、嘻、東方君子、嘻、嘻、嘻、熱血男子。

神聖故鄉可愛哉,天然寶庫、香稻良材、先民血汗、掙得來,生聚教訓、我們應該、整頓共安排,漫疑猜,開、開、開、荊棘草萊,開、開、開、文化人才。

《咱臺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B8f4aZQTLk

臺灣 臺灣 咱臺灣 海真闊山真高大船小船的路關
遠來人客講汝美 日月潭 阿里山
草木不時青跳跳 白鷺系過水田 水牛腳脊烏秋叫
太平洋上和平村 海真闊山真高

美麗島是寶庫 金銀大樹滿山湖 挽茶嬰仔唱山歌
双冬稻仔割不了 果子魚生較多土 當時明朝鄭國姓
愛救國 建帝都 開墾經營大計謀
上天特別相看顧 美麗島 是寶庫

高砂島 天真清 西近福建省 九州東北平
山內兄弟尚細漢 燭仔火 換電燈 大家心肝著和平石頭拾倚來相供
東洋瑞士穩當成 雲極白 山極明 高砂島天真清

台灣教育會館:台灣與世界現代藝術對話的窗口

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為了配合各項現代化教育之實施,創設了「台灣教育會」,並於1931年(昭和6年)4月,責成當時台灣總督府營繕課之井手薰設計完成「台灣教育會館」。落成後,此館隨即成為當時各式演講會會場、教育成果展示場地,及電影製作放映與美術展覽的重要場所。不僅是台灣首座現代化的藝文展覽館,對日治時期的台灣社會而言,也是與世界現代藝術對話的重要窗口。

過去「台灣教育會」主辦的「台灣美術展覽會」,堪稱當時台灣美術界年度大事。今日所見之台灣前輩畫家,如陳澄波、廖繼春、楊三郎、顏水龍、劉啟祥、洪瑞麟、藍蔭鼎、陳植棋、郭雪湖、陳進、林玉山、李梅樹、陳敬輝等人,皆因在台展備受肯定,進而轉進日本甚至遠赴歐美深造有成。

 

台灣省參議會:二二八事件的重要歷史現場

1945(民國34)年8月29日,國民政府任命陳儀為「台灣省行政長官」,同時依《台灣省各級民意機關成立方案》設立「台灣省參議會」,並借用「台灣教育會館」做為辦公與開會場所。二二八事件發生後,三十名省參議員中,有王添灯被捕喪生、林連宗失蹤,及林日高、馬有岳受到拘禁等事實,此館因而成為戰後台灣人追求民主的重要見證及二二八事件的重要歷史現場。1949年,此館由「台灣省教育會」接收,惟建物卻仍由「台灣省參議會」與改選後的「台灣省臨時省議會」繼續無償使用。

 

美國在台新聞處:推動台灣民主化與提升現代藝術的另一推手

1959年,「美國在台新聞處」在臨時省議會遷走後次年遷入。此後二十年間,這裡成為台海緊張時期,台灣獲知歐美消息的重要管道。1979 (民國68) 年,中美斷交,原本駐台的美國大使館相關文化、教育、商務組織,改為非官方性質的「協會」或「中心」持續相關交流活動,新聞處從此改稱「美國文化中心」。1991(民國八十年)底,省教育廳為配合「南海更新計畫」擬改建大樓,「美國文化中心」遷出,卻因文化界反對改建而擱置;其後一度由「中國童子軍總部」承租,1993年6月,再由「美國文化中心」續租,此建物也在同年被指定為三級古蹟。

「美國在台新聞處」除有完整的美國政府官方資料、風土民情及赴美留學資訊外,也提供部分場地作為藝文及美術展覽之用,對資訊相對封閉的60年代台灣文化界極有助益,迄今仍為藝文界人士津津樂道!堪稱繼日治時期「教育會館」的多元展覽功能之後,推動台灣現代藝術的另一推手。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二二八平反運動的新里程碑

2006年7月行政院核定為「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館址;2011年2月28日,「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正式開館營運,邁入二二八平反運動的新里程碑。


建築師—井手薰簡介

井手薰,日本岐阜縣人。1906年東京帝國大學建築科畢業,隔年進入「辰野‧葛西」建築事務所就職。1910年來臺輔助森山松之助,參與臺灣總督府廳舍新建工程。1914年升任「臺灣總督府廳舍新建工程」工事主任,1919年接任營繕課課長,至1940年7月退休,期間主導臺灣重要建築工程。井手薰十分注重建築物與在地之風土關係,並以鋼筋混凝土建材,對抗地震、白蟻等天災。其代表作品計有:臺北幸町教會(1916年,今濟南教會)、建功神社(1930年,原建於今南海學苑,戰後拆除)、臺灣教育會館(1930),臺北公會堂(1936年,今中山堂)。1944年病逝臺北。


興建時代文化背景與二二八歷史淵源成為館址選定緣由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之館址建築物,也就是日治時代的「台灣教育會館」的興建,雖然正值全球受到美國經濟大恐慌影響的1930年代,但此時台灣都會的建築風貌,卻隨著引領世界的現代主義潮流而逐漸改變,同時代的著名建築如:1931年的紐約帝國大廈、1935年的落水山莊(Falling water)等,都是直到今日都令人讚嘆不已的非凡傑作。而此同步於世界的趨勢,正是秩序化台灣社會不同於中國封建人治社會價值觀的形成背景,也是二二八發生重要形成遠因之一。今日,當我們反省二二八事件時,「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現址的古蹟建物,是有助於引領我們回溯二二八事件發生的彼時代氛圍。

再者,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宣布終戰,二次大戰結束。隨「台灣省參議會」的成立,日治時期的「台灣教育會館」氣派、寬廣空間便成為召開會議最佳場所。諸黃朝琴、李萬居、郭國基、林獻堂、李萬居、王添灯等三十名參議員,也曾在此質詢行政長官陳儀。然而,當時的省參議會雖為台灣最高民意機構,囿於行政長官公署所握有之權力,遠超過日治時期的台灣總督府,且參議員僅能質詢卻無表決權,根本無法制衡陳儀施政,外加中國內戰的牽絆與國民政府對民主制度的議會不瞭解等因素,實質上省參議的設立,僅在敷衍台灣人當家作主的企盼而已。1947年二二八發生後,三十名參議員中,兩名被捕入獄、兩名失蹤喪生,其餘多被通緝或暫退出政壇,省參議會形同被迫解散。而此二二八的歷史背景,與上述建築物之人文時空背景,同為被選定為「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的重要緣由。

當然,「台灣省參議會」的成立,是戰後台灣人要求民主政治的重要印證,由當時省參議員應選名額30名,竟有1,180人參選的熱烈參政情況,即可瞭解台灣社會菁英,對台灣前景的期待與民主要求是何等熱衷了。除此之外,「美國在台新聞處」於過去戒嚴時代,所扮演的瞭解歐美民主與自由文化新知窗口的角色的重要歷史地位,也為此建築物增添不少保存與再闡述活用的實質意義。

行政院設立「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依「二二八事件處理條例」首揭條文除處理二二八事件補償事宜外,並使國民瞭解事件真相,撫平歷史傷痛,促進族群融合;尚包括協助國人瞭解事件真相之文宣活動、辦理二二八事件之調查及考證、平反受難者名譽及促進台灣社會和平等工作。有鑒於此,民國90年(2001)8月24日第64次董事會決議,成立國家級228紀念館推動小組,辦理228條例所賦予之任務。

行政院92年(2003)8月函示,於補償金發放告一段落後,應為轉型預作準備及規劃。兩年後再函示,原則支持成立具有社會教育或歷史傳承方面的功能之「國家級二二八紀念館」,並指示以紀念性、教育性、歷史文化性方向進行規劃。繼而行政院於95年(2006)7月5日邀請相關部會召開籌設國家級紀念館會議,並做出結論:「本案財團法人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調查家屬意願所建議之原台灣教育會館,與二二八事件具有歷史淵源,且符合教育文化意義──請教育部籌設國家級二二八紀念館,委由二二八基金會經營管理」。

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歷經第3、4、5屆董事會,長達6年之積極推動與政府和各界的支持,「228國家紀念館」之籌設終於定案,並於2007年2月28日正式掛牌。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掛牌後,同年4月立即由教育部進行紀念館古蹟修復工程,2009年9月完成修復工程後點交予內政部,並隨即移交本會,接續於2010年進行紀念館古蹟再利用工程,經過三百日曆天的全力投入,終如期於2011年1月16日竣工,並於2011年2月28日全館開館營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