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記錄
字級設定:   位置首頁 > 活動記錄

尤世景百年紀念追思會暨回顧展

時間:2011/07/03
內容:

文/林毅璋(尤世景外孫,目前任《自由時報》記者)

感謝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所籌辦的「尤世景先生百年紀念追思會暨回顧展」,讓我得以在外公一百零一歲冥誕之際追思他的風範,並更深入地去瞭解他的為人處事。
「種一欉樹仔,在咱的土地,不是為著恨,是為著愛……種一欉樹仔,在咱的心內,不是為著死,是為著希望……」這是詩人李敏勇著名的作品〈愛與希望之歌〉,懸掛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的牆上。二二八事件改變了外公的後半生,讓他走上不同的人生,我猜想,這幾句言詞或許能稍稍描述出他心中的轉折與堅持。
外公在而立之年就已是梧棲地區富甲一方的仕紳,累積不少財富,但不幸地遭妒誣告,人性之黑暗險惡莫過於此。他在一生最富裕的時刻遇到二二八的動盪,卻又幸運的在鄉親的奔走之下,全鎮以「罷作醮」的方式抗議,將外公從死神的手中搶救回來。
外公獲釋後的第一件事不是馬上回家,而是到鎮上媽祖廟叩謝,並立誓用一生來回報鄉親的救命之恩。自此他棄商從政,投入選舉。然而,別人選舉都是愈選愈有錢,我們家卻是愈選愈窮,外公離世時僅剩「做官清廉、吃飯伴鹽」的好名聲,但身為後輩的我們卻更感光榮。
外公雖是二二八受害者,但之後卻加入國民黨;他雖是國民黨員,又曾不配合黨意支持特定對象與政策而被開除,這讓身為記者的我對此深感納悶,因為這當中充滿了矛盾與衝突。但藉由這次回顧展的機會,在向家中長輩詢問後,我頓時豁然開朗;原因很簡單也合情合理,外公就只是「為了活下去」。

若沒了生命,家裡的妻小豈不成為孤兒寡母;若沒了生命,又要怎麼去回報鄉親的救命之恩!太多的掛念還得須先活命才能解決,在那個人命如螻蟻的時代,外公採納了政壇前輩的建議,以取得國民黨黨員的身分來換取情治機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些許寬待。我想,這樣的政治身份,對外公而言內心絕對是複雜的,但終究掩飾不了其貼近民眾的草根性格,很快的就因違背黨意被開除黨籍。
外公在二二八期間,曾三陷囹圄,包括被監禁在台中干城與台北的警備總部等地,單次時間最長達七個月之久,期間他曾遭遇高壓電的酷刑,導致日後手腳萎縮,不良於行。但直到今日,家中仍清楚交代有段不能忘的恩情,亦即外公第一次獲釋時,曾有賴一位時任南投縣政府秘書的外省朋友鼎力相助。而他幫忙的理由也十分單純,就是因為在他來台之初時運不濟時曾受外公慷慨的救濟,因此他義不容辭主動奔走援救外公,人性之光輝可見一般。
外公在時代的滾滾洪流中僥倖存活,已是不可奢求的幸運,我相信外公的心中也是心存感激,這正面的想法給了他力量與信念,讓他拋棄陰霾與怨懟,將個人遭遇到的不幸化為大愛傳播鄉里。正如這首詩:「種一欉樹仔,在咱的土地,不是為著恨,是為著愛……種一欉樹仔,在咱的心內,不是為著死 是為著希望……」

相關圖片:

回上頁友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