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簡介

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後,中國政府派遣不諳台灣民情之陳儀為行政長官,肩負接收治台重任,未料源至中國人治社會的霸權劣習,導致施政偏頗、歧視台民、外加官紀敗壞,產銷失調、物價飛漲、失業嚴重,讓民眾不滿情緒瀕臨沸點。1947年2月27日,專賣局人員在台北因查緝私菸,打傷女販,誤殺路人,激起民憤。次日,群眾聚集遊行示威要求懲兇,竟遭槍擊,死傷數人,也點燃了全台灣抗爭怒火。為解決爭端,各地仕紳組成處理委員會,居中協調,提出改革要求。陳儀卻以仕紳為奸匪暴徒,向國民政府請兵來台鎮壓、清鄉,數月之間,即造成民眾生命、財產的重大損害,世稱228大屠殺事件。而其後遂行之清鄉、實施戒嚴,及為鞏固蔣介石威權統治的白色恐怖政策,深深地影響了社會的和諧,更阻礙了台灣朝向自由、民主邁進的步伐。

1987年,社會各界發起推動228平反運動,積極要求政府正式道歉、賠償、追求真相、公開史料、建立紀念碑、紀念館,並訂定228為國定假日之聲逐漸高昂。政府為努力化解仇恨,乃決定以撫平歷史傷痛,促進族群融和為處理原則。1990年行政院邀請國內學者專家,成立「研究228事件小組」負責蒐集國內外有關檔案及相關資料,1992年『228事件研究報告』公諸於世。1995年台北市二二八和平公園興建『228紀念碑』落成,象徵我們的社會、國家已邁入228新里程。

1995年4月7日公布『228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同年12月行政院成立『財團法人228事件紀念基金會』,秉持物質補償與精神撫慰並濟之原則,受理228補償申請、核發補償金。此外,更積極透過舉辦各種紀念活動、回復受難者名譽、真相調查與實地訪察等事宜,以撫慰受難者及家屬之心靈創痛,促進台灣社會查明與瞭解真相,以落實平反,歸還台灣社會公平與正義,帶來真正寬恕與永久和諧。

 

壹、組織架構

228紀念基金會由政府依法設立,以「財團法人」性質接受政府委託處理228事件,組織架構包括決策部門及執行部門,說明如下:

一、董事會:為本會決策部門,董事由行政院遴聘之,由學者專家、社會公正人士、政府及受難者或其家屬代表13人至19人組成,其中受難者及其家屬代表不得少於總額3分之1。董事均為無給職,任期為2年,但連聘可以連任。董事長由董事中選任,於董事會擔任主席,自本會創立以來已歷任10任董事長,現任董事長薛化元先生係2017年7月就任。(第11屆董事會推選出)

二、監察人:基金會設置監察人3人,由政府指定具有主計、審計專長的公務人員兼任,均為無給職,掌理基金、存款之稽核,財務狀況之監督及決算表冊之查核等。

三、執行部門:基金會設置執行長1人,由董事長提名經董事會同意後任命,負責執行董事會的決策並綜理會務。此外,置副執行長及其他工作人員若干人,依工作性質劃分為3至4個部門,執行各項會務工作。

 

貳、會務運作

228事件的處理,分物質賠償與精神撫慰兩個層面,自1995年以來,會務運作的概況如下;

一、核發受難者賠償金:228事件受難者賠償金的審理及核發是基金會成立初期的重點工作,董事會會根據法律的授權訂定賠償金的審理程序及核發標準,按照受難的程度對受難者或其家屬發放賠償金,最高限額為新台幣(以下同)600萬元,申請期限至2017年5月23日。自1995至2017年5月為止,本會審理通過的228事件受難案總計2,792件,其中「死亡」類案件685件、「失蹤」類案件180件、「其他」類(包括監禁、受傷或名譽受損等)1,437件。受領賠償金的人數(包括受難者本人或受難者死亡後的家屬)總計10,034人;賠償金由政府編列預算支應,總金額約72億3,550萬元。

二、教育推廣及真相研究:教育推廣方面包括:架設網站、發行會訊、編印教材、製作影片(《傷痕228》、《台灣百合》)、補助教材著作及相關文宣活動;真相研究方面包括:出版《228事件檔案史料彙編》(2002)、《228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2006)、編纂《228事件辭典》(2008)、舉辦學術研討會(1997~2009)、進行口述歷史訪談以及辦理受難者分區座談會等。

三、撫平歷史傷痛及回復名譽:為了撫平歷史傷痛,本會每年於2月28日辦理中樞紀念儀式,恭請總統發表談話;舉辦佛教及基督教儀式以撫慰受難者及家屬受創心靈;探訪年邁受難者、遺孀及中低收入家屬並致贈撫慰金、設置遺族獎助學金、安置受難者遺骸。此外,為了回復受難者名譽,於重大慶典由總統親頒「回復名譽證書」給受難者或其遺族,並將受難經過製作「處理報告書」,刊載於政府公報。

四、促進族群和諧:為了促使社會各界共同參與二二八活動以達族群和諧及台灣和平的目的,本會不定期舉辦紀念音樂會、史料或美展、發行紀念套幣(50週年)及郵票(60週年)以及辦理各類藝文活動。

 

參、常設後的工作重點

政府於2007年決定將基金會改組為常設性機構,並朝向紀念、教育、文化等方向轉型,未來工作重點如下:

一、2009年前皆條例修正。明定中央政府為保存二二八事件相關文物、史料、文獻及整理等相關業務,設228國家紀念館,得委託紀念基金會經營管理,使基金會的常設及經營紀念館得以法制化。

二、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全面營運:政府於2006年決定將座落於台北市南海路的原台灣教育會館籌設為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並委託本會經營管理,以彰顯二二八事件的紀念價值。2011年2月28日館全面營運,成為台灣第一個兼具紀念、教育、文化等功能的國家級人權紀念館。

三、文物的收集與典藏:基金會對於二二八事件及台灣戒嚴時期的相關文物、照片、書籍、影片以及相關文藝創作持續擴大收集、典藏或展示,以供學術研究、教育推廣及國際交流等用途。

四、歷史文化教育的推廣:本館除提供常設展、特展、主題展外,並有人權影片的播放,以及各類活動的推展,內容多元而豐富,開館以來吸引社會各界的參觀,尤其是深受政府機關及教育團體的重視,相繼辦理數十場大型參訪導覽及座談會,充分發揮教育推廣的功能。

五、推動國際交流業務:本館營運以來以有日、韓、東南亞、歐美等地區外籍人士來訪,足見本館已逐漸具有國際能見度,未來將與各國人權組織及團體進行會務交流、交換歷史經驗,使得台灣的轉型正義具有國際視野。

 

肆、結語與展望

1947年台灣發生228事件後,隨即是長達38年的戒嚴,因此平反運動在解除戒嚴(1987)以後才得以展開,在民間人士的督促下,政府於1990年才開始面對此一事件,並於1995年立法與設立處理機構。228紀念基金會初期工作重點在於賠償、紀念活動與撫慰,2000年台灣政黨輪替後積極朝向真相探討以及歷史、教育、文化的方向轉型,2007年政府核定本會為常設機構,2009年完成法制化,以經營「228國家紀念館」,朝向「紀念、教育、文化」三大方向進行運作,並建立國際交流平台,實踐台灣轉型正義,傳承228歷史任務。

 

Introduction

The February-28 Incident which happened in 1947 due to the mismanagement of the then Taiwan Provincial Government, has cost numerous people their lives and property damages.The Incident severely impeded social harmony and created ethnic cleavage. After the lifting of Martial Law, the government, realizing the impact the Incident had had upon our society,decided to ameliorate this historic tragedy and to promote integration of all ethnic groups.ln 1990, the Executive Yuan set up a task force, inviting scholars and experts to study the Incident. The "Report of the February-28 Incident" was then published in 1992 . In 1995. the February-28 Memorial Monument was established in the February-28 Peace Park in Taipei City, a symbol and a comerstone for a more harmonious and blessed society.

Former president Lee Ten-huei later signed the Compensation and Rehabilitation Act into law for the February-28 Incident on April 7, 1995. Based on the law, the Executive Yuan set up the February 28 Memorial Foundation to deal with compensation and rehabilitation matters for the victims of the Incident. The law has been implemented since October 7, 1995. Over the past nine years, the Foundation makes every effort to comfort the families of victims. On the one hand, it redeems their losses by offering financial compensations; on the other hand, it consoles them by holding memorial activities, investigating the truth, and paying personal visits to the families of victims. We hold the belief that, only when the truth of the incident is revealed, the real reconcilation can be reached, and only with such reconcilation, forever harmonic relationship is possible.

The Foundation hopes that all people in the country, regardless of ethnic origins, will dedicate themselves to building a more peaceful , harmonious society with mutual trust and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