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市

台中市是中部地區的中心,也是南北交通樞紐,對於政治事件反應迅速。

二月二十八日,事件消息傳至台中,當晚「國民新報」記者黃金島即與幾個青年趕赴南屯派出所,要求外省籍的警察主管解除武裝,由台灣人接受以維持地方治安。

三月一日上午九時

台中市參議會邀請台中縣及彰化市參議會派員至大屯郡役所舉行聯席會議。出席者除各地士紳代表外,還有社團、各界人士。會中決議一致支持台北市民的要求與行動。另外追加兩項要求--1.改組長官公署;2.即刻實施省縣市長民選。

三月二日上午

台中市民眾聚集台中戲院舉行市民大會,推舉謝雪紅為大會主席。民眾紛紛發表意見。十時左右,民眾決定遊行示威。遊行民眾旋即抵錦町派出所,與警員發生衝突,繼有成千民眾湧至警察翩A解除警員武裝,並查封槍枝彈藥,進而佔領警察局。而大明報記者何鑾旗指揮前義勇警察中隊部分成員及前海南島青年義勇奉公隊隊員成立台中特別警察隊,接管整個警察局並代為維持社會治安。同時,亦有義消防隊隊長林連城在舊消防隊成立特別保安隊。下午,台中縣市、彰化市參議會及士紳齊集台中市參議會成立台中地區時局處理委員會,並組織青年為治安隊,但至晚間旋即解散(註1)。

三月三日上午

謝雪紅將台中地區處理委員會所解散的治安隊予以整編擴大,並在市參議會成立台中地區治安委員會作戰本部,並組織人民大隊即為一般所稱民軍。民軍的部隊有彰化隊、大甲隊、豐原隊、東勢隊、埔里隊、員林隊、田中隊、太平隊、獨立治安隊…等,並陸續攻擊接受各軍事據點,戰況激烈,頗有進展。

三月四日

台中市官方機構大都為民軍所接管。包括台中市政府、台中市警察局、台中市憲兵隊、台中團管區司令部……..等都在民軍的掌握中。惟獨空軍三廠(註2)尚未被民軍控制。下午,台中地區士紳及人民團體代表五百多名,齊集市政府禮堂,重新組織台中地區時局處理委員會,會議由台中圖書館館長莊垂勝主持。會中通過委員會組織章程,設立總務、政務、保安、宣傳、執行等委員會。最重要的作戰與防衛,由保安委員會(註3)負責。本日,巡邏的學生查獲於三月二日棄職潛逃的台中市長黃克立,並移送監獄。

三月六日

處委會的士紳及參議員與作戰本部的謝雪紅意見越來越相左,又為特務分子所分化。謝雪紅乃糾集四百餘名青年、學生,另在地八部隊內組織「二七部隊」(註4)自任總指揮。下午,作戰本部獲知軍統特務在南台中召開秘密會議,有企圖殺害民之陰謀,即派埔里隊至現場包圍,俘獲特務分子四十多名,並將之拘禁於台中監獄。同時,台中市中等學校以上學生、教員代表,集合於台中圖書館會商,決定組織台中學生維持治安服務隊,本部設於三民主義青年團台中分團部內。

三月七日

二七部隊正式編成武裝隊伍。

三月八日

台中市官方機構雖仍在民軍接管中,但各單位幾乎都分為保守與激進兩派,互相牽制,議論分歧,行動不一。當時,頻傳國府援軍將到的消息,因而處委會的委員紛紛辭職,連治安隊的少數隊員亦開始離開崗位。人心惶惶之下,惟獨二七部隊照常執行任務。同日,另由黃光衛領導的數百名青年學生聚集於台中戲院舉行會議,並成立中部自治青年同盟本部,由黃光衛擔任本部長,辦事處設於三青團台中分團部。

三月九、十日

由於陳儀已下令解散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國府援軍與憲警在戒嚴令下的台北,大肆逮捕民眾的消息不斷傳來,民心惶恐,謠言四起,秩序漸亂。

三月十一日

處委會委員漸散,仍上班的少數委員均忙於焚燒文件,部分士紳為取悅陳儀,開始釋放被民軍拘禁的外省人。下午,處委會委員聚集於台中市政府會議室,決定解散台中地區時局處理委員會,並推市長黃克立復職。

三月十二日

二七部隊召開緊急會議,決定於當日下午三時撤守埔里,保存實力,以牽制國軍,使之不敢濫殺無辜。同日下午,二七部隊撤退途中,另派一學生隊襲擊沿途的軍用倉庫,奪得大量軍糧與槍械,囤積於埔里國民學校。另一方面,林獻堂、黃朝清等士紳,則在市區沿街勸募,準備製作彩坊歡迎國軍。

三月十三日上午

二七部隊派出宣傳車隊至埔里鎮上宣傳說明任務,並勘察埔里附近地形。中午,部隊由埔里國校遷入武德殿設置本部。下午,國軍整編二十一師先遣部隊進駐台中,隨即展開掃蕩工作。但未與二七部隊發生戰鬥。

三月十四日~三月十六日

二七部隊與二十一師先遣部隊發生接觸,交戰於埔里地區,是謂埔里之戰。

三月十七日中午

二十一日獲悉二七部隊已解散,即開入埔里鎮。


重大事件:
劉存忠案

劉存忠為前台中縣長,因庇護專賣局台中分局趙誠、科員劉青山,又因在擔任台中州接管專員及台中縣長任內貪污舞弊,不計其數。民眾群集包圍其住宅,卻遭劉存忠下令其部屬向徒手民眾開槍射擊,當場傷亡三名,引起民眾大怒,乃自消防隊運來汽油數桶,欲放火焚燒劉宅。謝雪紅恐燒及附近民宅,乃加以阻止,並即單獨走入劉存忠宅,令他們放下武器。隨即由謝氏收繳劉宅的短槍六支,並將劉存忠及其副官楊某、守衛、家人等,移送警察局處理。

人民大隊

三月三日上午,謝雪紅將台中地區處理委員會所解散的治安隊予以整編擴大,並在市參議會成立台中地區治安委員會作戰本部,並組織人民大隊即為一般所稱民軍,使得中部地區的反抗運動有一明顯據點。並得以編制部隊,重整裝備,派遣任務。中部地區的軍事機構乃能盡入民軍手中。

埔里之戰

三月十四日,二十一師安頓就緒後,旋向空軍三廠借得運輸工具,運送一四旅四三六團官兵八百人,經草屯向埔里推進。二七部隊獲悉國軍已前進至龜子頭地方,立即召集部分隊員中途截擊,逼國軍退回草屯。另一路則已至二水,經由集集鎮趕到水裡坑,再攻入日月潭與門牌潭兩發電廠,企圖由魚池地方包圍埔里,兩路夾擊二七部隊。十五日,國軍繼續往埔里方面推進,縮小包圍圈。二七部隊對外兩條交通要道均遭封鎖,情勢不利,乃決定派前遣陳明忠擔任突襲隊隊長,兵分三路,夜襲日月潭方面的國軍。另以警備隊長黃金島率一小隊扼守烏牛湳橋,以防腹背受敵。突襲隊與國軍四三六團第二營第四連在日月潭附近發生激戰,國軍頗有傷亡,被迫向水裡坑撤退。十六日,國軍四三六團第二、三營部分兵力,又與扼守烏牛湳橋的黃金島小隊發生激戰。該小隊雖因地利之便,重創國軍。但火力遠不如國軍,作戰經驗亦有所不如,乃漸趨劣勢,不得已,由黃金島率一隊員突圍求援。惟二七部隊隊本部已一遍混亂,人心惶惶。同日晚上,因武器彈藥無法補給,又兩面受敵,無法與他處部眾連絡,難以支撐,乃決定暫時化整為零。深夜十一時,隊員各自埋藏武器後,即宣告解散。


註釋:

註1)
台中地區時局處理委員會成員包括市議長黃朝清、林獻堂、林連宗、謝雪紅、吳振武…等。仿台北之處委會設置各部門,並成立治安隊,以維持治安及展開有組織的行動。但到晚間八時許,處委會電話不斷傳來陳儀從台北派兵南下的消息,處委會的士紳一個個溜走,市議長等並向眾人宣佈解散處委會及治安隊。

註2)
民軍至三月四日,已接管台中市大部分官方機構。惟獨座落郊外的空軍三廠,尚未被民軍控制。民軍派人潛入空軍三偵探,得知該廠雖防備堅固,但廠長雲少將無意交戰,加之廠內數百名官兵中,有三分之一的台籍官兵有意響應民軍。作戰本部為減少犧牲,乃一面派代表勸導廠長接受民軍指揮,一面派卡車在該廠周圍遊行示威。上午十時許,雲廠長接受該廠准尉李碧將所建議的三條件和平解決案,並派之與作戰本部的謝雪紅與維持治安隊的吳振武談判。謝、吳欣然同意。由是,空軍三廠亦入民軍之手。

註3)
保安委員會除設置副官團與參謀團外,還置有情報、通信、軍需、兵器、、等各部。處委會並推選吳振武擔任民軍總指揮,從而軍權乃由謝雪紅移轉至吳振武手中。惟謝雪紅不服此決定,拒絕將作戰本部的民軍編入保安委員會。保安委員會成立後,吳振武即在台中師範學校重新編組部隊,停止供應武器給中南部民軍,於是台中地區同時出現兩個步調不一的武裝系統。但保安委員會雖另組部隊,收集不少武器,但因機構過大,意見分歧,難以決定具體行動。惟謝雪紅的作戰本部仍然活躍,對各地的軍火供應亦未間斷。

註4)
二七部隊以謝雪紅為總指揮,以鍾逸人、蔡鐵城分任隊長、參謀等職務,重要幹部有楊克煌、李喬松、古瑞雲等人。其基本隊伍,有以鍾逸人親信黃信卿為首的埔里隊,以何集淮、蔡伯勳為首的中商隊,以呂煥章為首的中師隊,以黃金島為首的警備隊,以李炳崑為首的建國工藝學校學生隊。此外,尚有農民、前日軍工兵、學生及許多自動報到的民眾。L.


↑台中州廳(舊台中市政府)

↑台中市警察局(現第一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