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鴻麒|1901~1947


前政務委員吳伯雄先生有兩位伯父,兩人特性互異,命運不同,大伯父吳鴻森是資深老表,安養天年;二伯父的伯吳鴻麒,個性耿介,不得享天年,於二二八事件中蒙冤受害。

吳鴻麒中壢客家人,乃一介文人,日據時代自「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師範部畢業之後,曾任教於龍潭公學校及中壢公學校。後來曾赴上海協和大學進修,爾後又轉入日本大學法科,畢業後通過司法科的高等考試,取得律師資格,便於台北建成町開業。

終戰之後,吳出任台灣高等法院推事,由於出身治學嚴謹的日本法學系統,吳鴻麒對於光復後陳儀政府官吏貪污馬虎的作風十分不以為然,因此對於貪污暴亂案件的處理均十分嚴格,從不加以寬待,因此得罪了一些人。小說家吳濁流在其描寫二二八事件的作品《無花果》中,便曾提到:「......法官吳鴻麒,據云:有個軍人之妻進了日人經營的醫院,因生產時的開 刀手術而死,打起了官司,吳推事刊決醫師無罪,因而遭怨被報復。」

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吳鴻麒沒有參加任何行動或聚會,他甚至還到監獄視察監獄中被捕嫌疑犯有無安置妥當;但3月12日在高等法院故遭國府軍逮捕,被捕的當時,正在法院開庭,同月16日在台北縣七星區南港大橋腳遭槍殺。

17日吳妻接到消息,得知南港坑道口有幾具屍體,其中可能有吳鴻麒,乃趕去認屍,果然發現有吳鴻麒,吳妻認屍後,欲租汽車載運屍體回家,卻因為當時政治氣氛恐怖,無人敢出租汽車,最後在百般困難下,僱用了一輛手推車,才將屍體推回家。據說,吳鴻麒的屍體,經吳妻一番清洗後,受槍傷的傷口,竟然滲出鮮紅的血。

(摘錄自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