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江南|1902~1947


鹿港施家的四兄弟,分別以「江東」、「江西」、「江南」、「江北」命名。在日據時代,他們在台灣社會上就享有盛名,前三位都是著名的醫生,江西、江南都是醫學博士,老四江北,則是法學專家。四名兄弟中,以老三施江南最負盛名。在戰前的台灣醫界裡,施江南的聲望,僅次於醫學博士杜聰明。在二二八事件中,杜聰明和施江南都面臨危機,但杜聰明躲避得及,幸運逃過一劫;而施江南卻不幸遇害。

1924年自台北醫學專門學校(台大醫學院前身)畢業後,赴日本進入京都帝國大學醫學部專攻內科,投入當時著名的醫學教授松尾及真人兩人的門下。1930年任京都市「囑託」,服勤於市立京都病院,同年9月獲得京都大學的醫學院博士,是繼杜聰明之後或醫學博士的第二位台灣人。翌年,被任命為京都帝大附屬醫院的副手。一直到4月,返回台灣,擔任台北醫學專門學校講師,兼日本紅十字社台灣支部醫院囑託。1935年,4月升任教授。同年7月離開北醫,在台北市建成町開設「四方醫院」,從事內科、小兒科診療。

除了在醫學尚有其成就外,施江南在社會上的名望,也使得日本當局想拉攏他。1940年,他被遴派擔任台北州會議員,翌年6月,又被日政當局拉去擔任「皇民奉公會」中央本部參事,1942年,擔任「台灣奉公醫師團」本部理事。終戰後,施江南擔任台北市醫師公會副會長,並擔任「台灣省科學振興會」主席。

二二八事件時被推為處委會委員,但非其中的要角,也無任何激烈的言行,當時因患瘧疾大多臥病在床,3月11日晚上八點左右,有人來敲醫院門說要看病,撞壞兩扇門闖入醫院,捉走施江南,至今生死不明。據其老友李道南口述,施江南之所以遇害,乃因為曾經得罪過一位前來求診的軍人,該軍人藉二二八動亂之際,令其所屬部隊士兵開吉普車到四方醫院捉走施江南。

(摘錄自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