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朝日|1900~1947


屏東東港林邊人,為當地望族,不僅是「書香門第」,也經營鹽、糖、玉器、台車等事業。阮朝日是第三個兒子,與其二兄阮朝聘自幼聰慧,鄉人常以「小孔明」、「小孔子」稱呼他們。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畢業後,赴日進東京高輪中學,再考入福島高等商學院就讀。儘管阮家是個富裕的家庭,但是阮父因排行老么,所分家產並非很多,因此阮朝日在日本求學期間的生活費用,並沒有全靠家裡接濟,全以半工半讀,自籌學費;由於他對汽車製造很有興趣,所以到一家「自動車會社」打工當學徒。沒想到,因為工讀使他逃過一劫,原來1923年9月1日,日本關東大地震,高輪中學的宿舍倒塌,當時阮朝日正外出打工,倖免於難。

日本福島高等商業學校畢業後,返台經營阮家家族企業「長福商事株式會社」的代表取締役(相當於董事長職),又與屏東名流林耀明、李開山等人合股創立屏東信託株式會社,阮朝日擔任該會社的「代表取締役兼常務取締役」,為該會之首腦;屏東信託是當時台灣的三大信託業之一,這三家信託會社於1944年合併為「台灣信託株式會社」(後來併入華南銀行)。

1930年3月,阮朝日辭去屏東信託株式會社常務取締役之職,赴台北應聘擔任《台灣新民報》販賣部長兼廣告部長,後又轉任印刷部長,1937年當選為該報監察役(監事)。在《台灣新民報》任職期間,阮朝日曾經一方面與朋友投資合開「日?丸式木炭自動車株式會社」及「朝日式木炭自動株式會社」,從事汽車零件製造。當時台北市尹的座車,就是由他的「會社」製造的。太平洋戰爭前夕,《台灣新民報》在日本人的高壓下,改名叫《興南新聞》。阮朝日擔任該報監察役。而後《興南新聞》又被迫與在台的其他五家報紙合併為《台灣新報》。大戰結束後,國民政府派李萬居接收《台灣新報》,改組成《台灣新生報》,阮朝日被聘為該報的總經理。

國府接管台灣之前,阮朝日與地方紳士斥資修建在戰期間受損的總都府(總統府),當時也有很多被日本調往海南島的台籍日兵衣食無著,留困海南島,與好友施江南等奔走,組成「台灣海外青年復員委員會」,呼籲政府早日接送這些可憐的同胞返台,台籍日兵回台後,阮朝日還帶著女兒親自到台大醫院去為傷患士兵倒茶水,幫忙照料。1946年6月,丘念台發起籌組「台灣光復致敬團」,糾集台灣社會領袖赴祖國拜訪致意,阮朝日雖然不是該團成員,但該團出發及返台時,阮朝日都熱誠負責接送;可見阮朝日在台灣「光復」後對「祖國」的這份心意。

1946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阮朝日正因氣喘病發作,在家養病,每天延請他的好友醫學博士施江南來家診療。3月9日之後,國民黨軍開始大規模屠殺和濫捕,本來天天來家裡看病的施江南,忽然沒來了,不久得知施江南莫名其妙被捕失蹤,阮朝日十分焦急,擔心朋友們的安危。3月12日甫出嫁的大女兒回家探望父親,由於當時時局十分混亂,大女兒勸父親避避風頭,阮朝日回答說:「我又沒犯什麼罪,為什麼要逃?」話才剛說完,就聽到有人敲門,門一打開有五位便衣人員,其中一位用北京話問:「這是阮朝日的家嗎?」阮小姐答:「是,有什麼貴事?」對方接著說:「麻煩你請他出來,我們有關報社的事,想請教他。」便衣人員載走後,一去音訊全無。

阮朝日任職總經理之台灣新生報,係源自日治時代台灣新報,內含一股台人勢力,與其他勢力不甚相容,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企圖收編而不可得。二二八事件期間,雖然因病在家休養,未參加政治活動,惟新生報繼續報導二二八消息,引發當局藉機清除報社異己分子。因此阮朝日遂被羅織「陰謀叛亂首要」罪名。

黃賜等數十名代表正在市政府禮堂開會討論事件的危機時,突然彭孟緝所屬部隊開到,部隊將市府大門關閉,然後以機槍向開會人士掃射,頓時哀嚎慘叫聲四起,黃賜等人喪命於亂槍之下!

(摘錄自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